现在做父母的跟孩子讲道理,是不是哪句话是错的?哪句话是对孩子不好的呢?相信很少。但为什么没有效果呢?那就是关系问题。亲子关系紧张,孩子就没有安全感,没有幸福感。

亲子关系紧张会导致孩子胆小懦弱,或者变得暴力。

就是你给他压力,他给别人压力,你打他,他打别人,打出个小霸王,还有的孩子离家出走,甚至自杀。

我们的研究人员到全国20多家网瘾矫治机构去做访谈,居然发现,导致青少年沉迷网络、网络成瘾的最根本原因是缺乏支持性的人际关系,其中最核心的问题,就是亲子关系糟糕、紧张,大概占到95%以上,所以说亲子关系的失败,带来教育上的灾难。

父母与孩子的关系好坏,决定他一生的成败

韩国留美学生赵承熙为何成了杀人犯

好的亲子关系一定是父母经常陪伴孩子。专家研究发现,孩子在12岁之前能不能跟父母建立起一种亲密的依恋情感,对他一生的安全感、幸福感至关重要。如果没有父母的陪伴,孩子就可能出现一些问题。比方说,2007年,美国发生了震惊世界的校园枪击案,孤独的韩国青年赵承熙开枪射杀了33个大学生。

分析发现,赵承熙童年移民美国时,造成了心理上的创伤。赵承熙8岁就到了美国,一直是孤独的。他的大学宿舍有6个人,他不跟别人说话。他晚上9点钟就上床,每天早早就起来。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很少跟别人交往,在班里也不发言。

令人非常担心的一个事实是,在很多调查中发现,相当多的年轻父母都不带孩子,把孩子交给老人或者保姆。比如上海、广州、北京等地,50%~80%的年轻父母把孩子交给老人,自己很少管。这都埋下了很多隐患。父母的责任是没有人可以替代的。

我认为,孩子在幼儿阶段不适合全托,读小学不适合寄宿,中学时代也不适合远离父母出国留学。

现在,社会上对留守儿童非常关爱,但是我也有一个建议,我们关爱留守儿童,要把重点放在如何促进留守儿童和他的父母的亲情交流上,而不是代替,这也是无法代替的。父母与孩子之间的亲情交流是家庭教育的基石,也是青少年健康成长的一个最根本的保障。

和前任在一起两年,分开403天。

从讲出分手两个字那刻起,我们彼此拉黑,取关,彻底把对方剔除自己的生活。

朋友们偶尔开玩笑提这个人来测试我的反映,从来只会得到一张漫不经心的路人脸。

也听说他删掉了所有与我有关的朋友圈,摘下了同款的情侣表,换了一套我从前最不爱看他穿的运动套装,一副重新起跑的架势。

“挺好的。”分开以后三个月,我在微博上留下这样涵义不明的三个字。

我猜他不会看到。

自从决意分手,他就再也没有更过微博。反而是我在这一年里,无数次,孜孜不倦地搜索他的ID。

只有偶尔显示的点赞记录证明他至少没有更换新的ID,或者忘记密码。

有时我会看一眼就关掉,然后消除搜索印记。

有时会耐心地翻一遍过往1642条微博,尤其是那些只有我们两个人才能读懂的暗号字句。

你可能不会相信,我真的没有动过复合的心思。也从没想过要去打扰他的生活,只是偶尔的偶尔,情绪低落或者病痛缠身的时候,会想起那些被照顾和宠溺的瞬间。好像这一段分开,只是一个漫长的幽梦。

直到这个长假第二天,他更新了一条新的动态。

没有配文,只有一张富士山下的照片。就在去年夏天我还跟他商量要一起请年假去东京。我甚至早早做了功课,决定要预定富士山结青年旅馆,还要去八合目上看日出。

我不确定他记不记得,照片里除了远方的雪山,还有近处的他和一个女生,姑娘眼睛笑成弯月,两只手紧紧搂着他的。

你可能不会相信,我没有太失落。更没觉得伤心。

有点像个一直在等水烧开的人,不小心走了神,等回过头来,水已经冲开了同事杯里的茶。清香扑鼻而来,才知道自己已经太迟。

0002

16岁听蔡健雅的《纪念》,莫名伤感这句“那一瞬间你终于发现,那曾深爱过的人,早在告别那天,已消失在这个世界。”

26岁重温电影《前度》,觉得我大约是不太幸运的一类姑娘,无法拥有圆满而长久的爱情,只能从一间单人房流浪去另一张双人床。

每一次,用力相爱,再后来,决绝离开。

0003 – 跟前任去过一次泰山,山顶的房间一到夜里就变得寒冷潮湿。偏偏还没有暖气。

旅馆老板半开玩笑地劝我们,年轻人抱在一起不就暖了,呵呵呵呵。

他知道我畏寒,就用其中一床被子整夜把我包起来,然后搂进怀里。又灌了两瓶热水放在我脚下,总算是暖和地过了一晚。

我们约好要早早下山,可惜闹钟并没能叫醒我。等我睁开眼睛才发现他早就起来坐在沙发上,身上竟然穿着我的衣服。当时我就笑出声,说你干嘛呢?男扮女装想勾引谁。

结果他居然瞬间脸红了,支支吾吾地脱下衣服递给我说,别闹,快趁热穿。

下山的时候我跟他讲了个三字经里的故事,有对父子家徒四壁,到了冬天也只能睡凉席。儿子为了让老父亲能睡得舒服一些,每天就早早地上床睡觉,等老父亲就寝时,就把自己睡过的凉席让给他。

我拍拍他的脸,嘿,孝顺儿子。他凶巴巴地咬了一下我的手指。

沿途所有风光,不及他耳畔乱发纷飞的温柔。

那,是一个雨天
雨绵绵的下着,像无法剪断的心情,蔓延开来,洋溢了整个冬季。这个时节,或许不应该就这样完毕。
空中的在阴云肆无忌惮的掩盖着,冰冷却又潮湿。
一切的一切都变得惨白有力,化爲满天的雨,浸湿我的眼。
萌动时节却成了伤感,想想每一次这个时辰,心里总有一丝莫名的痛。
手机的屏幕泛着暗淡的萤光,将脸印得惨白。
望着窗外灰色的天空,一丝丝的微凉透过领口灌进我的身体,迟迟不肯离去。
我们都有着本人的梦想,爲本人斗争?爲父母斗争?分开,留下,有些人,有些事,想留怎样也留不住,分开怎样也能分开,只是,我们曾有过的留恋,有过的高兴,能否就像烟云一样,没了自我……
阴霾的天空是躲不过的阴霾,覆盖的大地,腐蚀着我们的心。
遗忘了本人该怎样去生活,冰冷的光线惨淡的没有一丝热度,昨天的一切就像光线消失在空气里,不留痕迹,却真实的存在着。
太阳的影子被浓厚的云层填埋,像掩盖的尘土,一层一层,包裹到令人窒息。
转眼五月了,离你们到高三也只要短短的一个多月的工夫了。
有时分我在想,分开了你们,我会怎样样。能否会像一只离了水的鱼,在空气里挣扎,却不能死去。
呵呵,不过这些都是我的臆想而已,有人说,高三像一把刀,把一切的爱情,友谊裁得四分五裂,不过,我想我们不会。商定好的一切,暗自许下的承诺,没有对他人提起,却深深的刻进心里,渗入肉里。
我会好好的生活,我只想变回原来那样,惋惜有些事,不能够随便的去改动,我们终究不是天空中云,可以去纵容。
以前的我是一张白纸,如今这张纸被我弄的改头换面,我会静静地抚平那些褶皱,重新填上颜色,爲我而画,不再空白。
由于我不想,回过转身,年华已逝,青葱岁月,点点繁华。

平常过着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生活。没有无拘无束、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那种方便。五一休息节放假两天,我开车去了松山湖公园。我喜欢玩耍美景;喜欢无拘无束,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但绝不是玩世不恭。
松山湖公园位于寮步、大岭山、大朗三镇接壤之间。是一个以湖景、花卉爲主的大花园。绿树成荫,可谓:“青草池塘处处蛙。”环境优美、空气清爽。不过在我眼里似乎除了绿树、草地、湖水、花卉、游人,在没有其它什麼了。假如说我不擅长察看,那倒不至于。但要我说出它的魅力,道出它的新奇,仿佛又没有言辞了。
欧阳修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我说:吾之意不在山水之间,而在游山水之乐而乐也。游荡公园可以捕获灵感,爲我的写作贮备一点生活素材;运动也可以缓解平常懒散的坏习气。
只要在这里才干纵容本人思绪;也只要在这里才干纵情的感悟人生。由于理想太匆忙,容不得我去回忆,他曾经悄然的溜走了。
当我看到一些人、一些事,本是事不关己的,但却着实让人烦恼。或许明天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物欲横流,充溢引诱:物质的、肉体的、肉体的……谁又能做到“出淤泥而不染”?像关公那样:才色不能动其心,爵禄不能移其志。恐怕古今中外都不多见吧?
究竟是人错了?还是社会错了?我很久都找不到答案。
我们不能怨天尤人,更不能埋怨社会。总不能像三国时的弥衡那样吧?
我想,一个心存正义的人,他是经得起引诱的;一个有理想的人,他是耐得住寂寞的;一个酷爱生活的人,他是悲观的、积极向上的。不论是什麼样的社会;不论是什麼样的人。我一直据守本人的信心、坚持本人的作风。两耳不闻窗外事,二心只走本人的路。

延续5天的古尔邦节小长假,新疆迎来旅游小顶峰,共接待国际外游客600万人次,其中过夜游客270多万人次,一日游游客330万人次,国际旅游总消费84亿元。
新疆各地州市爲庆贺古尔邦节,推出了一批文明外延丰厚、独具特征、方式多样的旅游节庆活动,营建了喜庆祥和的节日气氛。昌吉回族自治州的美食文明旅游节、吉木萨尔的“唱大戏、看民俗”、杜氏旅游火舞狂欢节、阿拉山口市的欧亚商品购物节红红火火。阿勒泰地域的白哈巴景区和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湿地古杨景色区还实行免门票政策回馈游客。
记者重新疆旅游开展委员会理解到,随着经济社会开展,新疆旅游消费新业态不时,长线游和过夜游遭到追捧。举家出游成爲各族群众庆贺节日的新途径,而集合文明体验、旅游效劳、休闲度假等多重旅游功用的旅游小镇、农家乐等形式备受喜爱,成爲广阔游客出游的次要目的地。古尔邦节时期,正值新疆瓜果成熟的时节,吃农家饭、摘农家菜带火了周边农家乐。
随着高速公路路网的疾速开展,自驾车旅游日益成爲新疆各族群众喜爱的出游方式。自9月1日起,在爲期5天的古尔邦节假日时期,交通部门免收7座以下小型客车通行费。此项优惠使得假日时期新疆自驾游客同比添加近三成,成爲节日旅游市场主体。
古尔邦节假日时期,新疆12家5A级景区门票不跌价,旅游景点接待出现出火爆态势,接待量均超越了今年。其中,喀纳斯景区3日接待游客近5万人次、可可托海景区接待游客1.4万人次、天山天池景区4日游客接待人数近1.3万人次、天山大峡谷景区5日接待游客4500人;喀什噶尔古城景区游客接待量继续增长,乌鲁木齐市红山公园假日时期合计接待游客近23万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