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游松山湖公园

平常过着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生活。没有无拘无束、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那种方便。五一休息节放假两天,我开车去了松山湖公园。我喜欢玩耍美景;喜欢无拘无束,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但绝不是玩世不恭。
松山湖公园位于寮步、大岭山、大朗三镇接壤之间。是一个以湖景、花卉爲主的大花园。绿树成荫,可谓:“青草池塘处处蛙。”环境优美、空气清爽。不过在我眼里似乎除了绿树、草地、湖水、花卉、游人,在没有其它什麼了。假如说我不擅长察看,那倒不至于。但要我说出它的魅力,道出它的新奇,仿佛又没有言辞了。
欧阳修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我说:吾之意不在山水之间,而在游山水之乐而乐也。游荡公园可以捕获灵感,爲我的写作贮备一点生活素材;运动也可以缓解平常懒散的坏习气。
只要在这里才干纵容本人思绪;也只要在这里才干纵情的感悟人生。由于理想太匆忙,容不得我去回忆,他曾经悄然的溜走了。
当我看到一些人、一些事,本是事不关己的,但却着实让人烦恼。或许明天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物欲横流,充溢引诱:物质的、肉体的、肉体的……谁又能做到“出淤泥而不染”?像关公那样:才色不能动其心,爵禄不能移其志。恐怕古今中外都不多见吧?
究竟是人错了?还是社会错了?我很久都找不到答案。
我们不能怨天尤人,更不能埋怨社会。总不能像三国时的弥衡那样吧?
我想,一个心存正义的人,他是经得起引诱的;一个有理想的人,他是耐得住寂寞的;一个酷爱生活的人,他是悲观的、积极向上的。不论是什麼样的社会;不论是什麼样的人。我一直据守本人的信心、坚持本人的作风。两耳不闻窗外事,二心只走本人的路。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