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我总怀念从前的你

和前任在一起两年,分开403天。

从讲出分手两个字那刻起,我们彼此拉黑,取关,彻底把对方剔除自己的生活。

朋友们偶尔开玩笑提这个人来测试我的反映,从来只会得到一张漫不经心的路人脸。

也听说他删掉了所有与我有关的朋友圈,摘下了同款的情侣表,换了一套我从前最不爱看他穿的运动套装,一副重新起跑的架势。

“挺好的。”分开以后三个月,我在微博上留下这样涵义不明的三个字。

我猜他不会看到。

自从决意分手,他就再也没有更过微博。反而是我在这一年里,无数次,孜孜不倦地搜索他的ID。

只有偶尔显示的点赞记录证明他至少没有更换新的ID,或者忘记密码。

有时我会看一眼就关掉,然后消除搜索印记。

有时会耐心地翻一遍过往1642条微博,尤其是那些只有我们两个人才能读懂的暗号字句。

你可能不会相信,我真的没有动过复合的心思。也从没想过要去打扰他的生活,只是偶尔的偶尔,情绪低落或者病痛缠身的时候,会想起那些被照顾和宠溺的瞬间。好像这一段分开,只是一个漫长的幽梦。

直到这个长假第二天,他更新了一条新的动态。

没有配文,只有一张富士山下的照片。就在去年夏天我还跟他商量要一起请年假去东京。我甚至早早做了功课,决定要预定富士山结青年旅馆,还要去八合目上看日出。

我不确定他记不记得,照片里除了远方的雪山,还有近处的他和一个女生,姑娘眼睛笑成弯月,两只手紧紧搂着他的。

你可能不会相信,我没有太失落。更没觉得伤心。

有点像个一直在等水烧开的人,不小心走了神,等回过头来,水已经冲开了同事杯里的茶。清香扑鼻而来,才知道自己已经太迟。

0002

16岁听蔡健雅的《纪念》,莫名伤感这句“那一瞬间你终于发现,那曾深爱过的人,早在告别那天,已消失在这个世界。”

26岁重温电影《前度》,觉得我大约是不太幸运的一类姑娘,无法拥有圆满而长久的爱情,只能从一间单人房流浪去另一张双人床。

每一次,用力相爱,再后来,决绝离开。

0003 – 跟前任去过一次泰山,山顶的房间一到夜里就变得寒冷潮湿。偏偏还没有暖气。

旅馆老板半开玩笑地劝我们,年轻人抱在一起不就暖了,呵呵呵呵。

他知道我畏寒,就用其中一床被子整夜把我包起来,然后搂进怀里。又灌了两瓶热水放在我脚下,总算是暖和地过了一晚。

我们约好要早早下山,可惜闹钟并没能叫醒我。等我睁开眼睛才发现他早就起来坐在沙发上,身上竟然穿着我的衣服。当时我就笑出声,说你干嘛呢?男扮女装想勾引谁。

结果他居然瞬间脸红了,支支吾吾地脱下衣服递给我说,别闹,快趁热穿。

下山的时候我跟他讲了个三字经里的故事,有对父子家徒四壁,到了冬天也只能睡凉席。儿子为了让老父亲能睡得舒服一些,每天就早早地上床睡觉,等老父亲就寝时,就把自己睡过的凉席让给他。

我拍拍他的脸,嘿,孝顺儿子。他凶巴巴地咬了一下我的手指。

沿途所有风光,不及他耳畔乱发纷飞的温柔。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